老婆是個個性大而化之的傻大姐,但就是愛面子,偏偏又不服輸。

也因為這樣,常常讓她得理不饒人,以為是佔了一點便宜,其實後面又吃了
悶虧。

像她平常是很少喝酒的。但是只要讓她一沾上幾杯,那可是變了另一個人似
的。

有一次,陪老婆去新竹參加一位她多年好朋友也是大學時期姐妹淘的結婚喜
宴。由於老婆在喜宴中,遇見幾位多年不見的朋友,一時興起,所以就多喝了幾
杯。沒想到老婆的酒量明明不行,卻硬要在她那些好朋友面前撐場面。宴會快結
束時,她已喝得是滿臉通紅,整個人已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差一點要吐出來呢…
回家時還得要我攙扶才上得了車。

老婆的個性就是這樣,明明沒這個能耐,卻硬要強出頭。

剛剛在喜宴時,其實我已經幫老婆擋了幾杯,但因為我還要開車回台北,實
在也擋不下去了,老婆卻還是硬要找人單挑。

這下可好了,喝成這樣子。可把我累死了。得想個法子治你一下。

等宴會散場,已將近晚上十點多了。老婆可終於在她們那幫姐妹聯攻之下喝
掛了。

但若不是我硬拖著老婆將她扶上前座,綁上安全帶,恐怕老婆還會再找她那
票同學續攤下去。

不過一開始我倒是沒有想太多。單純只是為了讓老婆感覺舒服些,我就把她
的上衣的鈕扣解開兩顆,並且把她的裙子的右側拉鏈也拉了下來一些,這樣一來
也就看到她的內褲跟絲襪了……

我這神來一筆的舉動,反而讓我一時興起多年一直想要實現的念頭--曝露
我妻的淫念啊,呵呵。

那一天老婆是穿著黃白相間的套裝去參加喜宴的,看著她倒臥的模樣,還真
是引人無限遐思呢。

所以乾脆也就把她的胸罩也解開了……

所幸老婆好像已被酒精給徹底麻醉了,斜躺在前座上,深深地沈睡,對於我
動手解開她的胸罩,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繼續補她的眠。如果是在平常對她
這樣做,準被她賞兩巴掌。

等車子上了高速公路,在回家北返的路上,一邊開車,一邊看著老婆的雪紡
紗織成的薄上衣;那兩側的領口,被解開的鈕扣正向外鬆開。那綻開的衣縫,可
以清楚地看到:鬆開的胸罩下,隱約的乳頭不時彈跳出來透氣……

看到此景,令我也莫名地亢奮了起來……

我甚至想刻意地讓老婆展現她的裸體給旁人觀賞。呵……呵……

那種犯罪的醜陋快感,一下襲上心頭,竟比平常跟老婆做愛時射精的高潮,
更讓我感到亢奮的莫名啊……呵……呵……

車子過了湖口,我就故意將她旁邊的車窗搖下,風灌進來的時候,把她的上
衣吹的像是要飄散而去,鬆脫的胸罩更是像落葉般要抖落開乳房……

老婆白晰的皮膚,潤紅的臉頰,輕薄的上衣,微露的酥胸……

這幅景象,倒讓我想起A片中常把自己的老婆赤裸地捆綁起來,然後牽著狗
繩,遊街示眾的情景。如此的淫虐想像竟讓我也有著幾分相同的快感呢。哈……

嘻……此時若開車經過,而瞄到的男人不就卯死了、鐵定舉旗敬禮。哈……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何不在地下室停車場搞搞老婆呢?!肯定非
常刺激……

於是我就開始籌劃如何在地下室停車場姦淫老婆……嘻嘻……

車子回到了台北,我老婆也真是厲害,車子都開到地下三樓的停車位了,她
居然睡得都沒翻身。不過這樣也好,待會兒搞她的時候,就不會囉哩叭嗦了……

我把老婆扶到電梯旁的走道間,那裡沒有攝影機,所以在那兒搞應該會很安
全,萬一真的有人進出,也可以很快脫身,而不被發現……嘻嘻……

我把老婆喚醒之後,她還是一臉疲睏的倦樣,眼皮還不大想睜開。老婆就任
由我扶著走出車外。

我還故意不把老婆的裙子拉鏈拉上來,讓老婆的窄裙鬆垮的斜吊一邊,這樣
她的白色內褲就露出很明顯的一片讓人給瞧見了。

這時候若有其他男人看到,肯到會引起他們大流口水、陰莖勃起,上面流,
下面也流……嘻嘻……

她的胸罩在吃完喜宴要回家時,在上車時就被我解開了,所以她現在睡了一
覺起來,可是春光大洩啊。

雖然乳頭沒有明顯露出來,但是胸罩也只是晾在她胸部,再加上她的上衣是
輕薄的雪紡紗,這種材質的布料,輕柔好穿,透氣舒服,很多OL的套裝襯衫都
很喜歡用這種材質。

但這種布料因為纖維特細,織法寬鬆,所以相當透明。所以當我扶著老婆走
出車外時,由於她戴的胸罩已被解開,她一走起路來,胸罩杯也是一落一落地搭
著,步伐再大一點的話,乳頭及乳暈還是會很容易洩了出來。

她整個人上半身幾乎是呈裸胸狀,裙子的拉鏈也被我拉掉一半,上衣不但已
露出裙外,窄裙也成45度角,斜垮了下來。

這時若有人經過,肯定會認為我是強姦犯,正奸完被害人,並且正拉著衣衫
不整的被害人,準備逃逸呢……

嘻……只有自己親身體驗過那種曝露的快感與樂趣,才能體會到版上為何有
那麼多曝露人妻的同好沈迷其中啊∼∼

就是這種淫蕩思想,讓我在扶著她走下車的時候,便毫不猶豫地吃起她的豆
腐。趁著摟著她的腰的時候,就刻意地摸摸她的胸部。

也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如此蹂躪她,平常的時候,她哪肯這樣啊?

老婆,我今天一定要干爆你……哈……

我把她扶到樓梯間時,關上了活動門,將她稍微背靠向牆壁,然後就抱住她
面對著面,我開始吻起她的嘴唇,臉頰……

當我的舌頭在她的嘴巴內翻攪時,老婆也反射式的捲起她的舌片,跟我的唇
舌,互相舔弄……

老婆的舌,薄而細,一下就被我吸住,退無可退。她的舌越想退回去,我吸
的越大力。

趁著這當兒,我的舌頭鑽向她的舌根,恣意地颳取她的整個舌部,惹得她口
水是嘩啦嘩啦地直流。

老婆的嘴巴內的口水加上喜宴上喝的威士忌再加上食物的殘渣混出一股尚未
發酵的臭味,一開始雖然有點作嘔,但吸過幾口之後,卻居然更刺激我的性慾神
經。

嗯,深情地吸吮著老婆的嘴唇,由於很久沒有跟老婆接吻了,再次感受到柔
軟的唇片,是那麼的可口。像是含著大片的QQ軟糖,但卻不會黏牙,混著超多
的口水,又好像湯圓般的滑潤順口……

「嗯……嗯……嗯……嗯……」老婆恣意地享受此刻我對她的吸與舔。

老婆的臉是享受的表情,我吸吮著她,她也在吸吮著我,

有一句話說,男人的吻是最好的催情春藥……

離開她的唇舌,順著臉頰舔了下來,化妝水的淡淡香味襲來,又是令我感到
振奮。比起老婆的嘴巴的臭味,這清香無異是一股神奇的解藥。

順著她的右側肩胛骨一路吻下來,到了腋窩,舔了幾口。輕輕擡起她的右手
臂,老婆的腋窩有幾落稀疏的腋毛,我伸出貪婪的舌頭,舔著老婆的腋下,她反
射的縮了一下。

「哼……有點癢……嗯……」她嬌嗔地說著,「好癢……嗯……好癢啊……
嗯……癢啦……嗯……嗯……」

我當然知道會癢啊,腋窩可是大部分女人的性感帶。

老婆又怕癢,吻這裡,鐵定把她搞得欲仙欲死……嘻……

「癢啦……嗯……癢啦……嗯……嗯……人家……人家……」

老婆越是哀哀叫,我越是舔得起勁,在老婆的腋窩隨意吸舔,口水沾滿老婆
的腋窩,也順便含著幾根腋毛,混著腋下的汗水,獨特的氣味可真是令我……興
奮啊……哈……

舔完右邊骼肢窩,接著舔左邊的。

舉起老婆的左手,這邊的毛比較少,不過腋窩下的汗水卻也累積了不少,嘴
巴一靠近,鼻尖就聞到些許的狐臭再混著鹹濕,哇勒……真是夠嗆的強力春藥。

剛才舔右邊是用舌頭大片地碾過,是比較粗鄙的,雖然老婆也是被舔得浪語
呻吟連連,現在換邊,再耍舊把戲就太遜了,技法當然也要跟著改變。

其實平常跟老婆做愛的時候,可能已經淪於公式化了,根本疏忽老婆的身體
還有很多地方是我所未曾仔細探索的。也多虧我這神來一筆的奇想,居然在社區
的地下室停車場的樓梯間幹起老婆,才有機會仔細地觀察到老婆身體上的細微之
處……

哈……我也真是他媽的夠厲害,想出這鬼點子。

我開始用舌尖輕觸老婆腋窩下的皮膚,接著再細細地摳著,可能因此產生了
強烈的觸感,讓老婆上半身著實抖了一顫。

「啊……好癢喔……嗯……」老婆又浪起來,我就是喜歡老婆現在求我的淫
態。哈……

一摳就一顫,老婆的身體也太敏感了吧……但我還是很盡職地將她這整個腋
窩,細細地用舌尖給回過幾遍……

可能是我此時的吻法迥異於平常,讓她感受到無比強烈的衝擊快感。她用左
手輕拍我的肩膀,嬌嗔地說:「人家這樣會不行呢!!!……」

「哪裡會不行?……」然後我奸笑著對婆說。

「嗯……」老婆羞怯的語調,幾乎讓我聽不到她說的話,「人家那裡會想要
嘛……」

「哪裡嘛?……你要說清楚嘛……」我故意問她。嘻……

「喂,你很故意勒……還故意這樣說人家……」婆嘟著嘴抗議說。

「是嗎?我哪有……」我故意沈下頭,順著她的臉龐,延著脖子吻了下去,
在平常的時候,老婆即使脫光光站在我跟前,都很難引起我的性趣,而在此時,
不知是酒精催化的關係,站在我面前的老婆,卻是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老婆的輕薄上衣,開了兩個扣子,展露而出的乳溝,透露著無限風情,透明
的薄紗上衣,清楚地讓她胸部呈現半裸露狀。

原本應和乳房緊密包覆的胸罩,卻早已被撥了開來,散亂地垂掛在乳房的下
緣,兩顆小乳房,就像半切開的哈蜜瓜,俏皮地晾在老婆的胸前,小而美,堅而
挺的乳房上頭,各黏了顆小葡萄乾,煞是迷人,不稍微舔個幾下,就太暴殄天物
了……嘻……

很自然地順口舔了左右兩顆的奶頭。或許是樓梯間的空氣不流通的關係,我
和老婆身上也漸次流出不少汗水,就在我吸吮著老婆的乳頭時,不時會舔到滲流
到整個乳房上的汗珠,舌頭的味蕾品出淡淡的鹹味,雖然不是那麼可口,卻也有
著特殊的風味。

吸舔著老婆柔軟的乳房組織,伴著鹹濕的汗水再混著老婆身上特有的體香,
那可是Q中帶著嚼勁呢。

老婆大概也被我吸上了癮,不僅嘴裡浪淫著「嗯……啊……嗯……嗯……」
身體也不斷地輕巧地扭動著。

看著老婆的扭動的身軀,該是吸彈功絕技上場了……

趁著老婆還在享受吸乳快感時,我出其不意地將老婆半個乳房吸進嘴裡,然
後撕咬著乳頭。老婆可能也感受到這痛楚,慌亂的眼神,輕細地哀求著:「不要
啦……痛……」

嘿……我就是要你痛啊,小白癡……

我那會理會她的哀求,繼續撕咬著含在嘴內的乳頭。力道由小而大,由輕而
重,由淺而深……

我的牙齒彷彿就像自動切菜機一樣,將送進來的食材,不分青紅皂白,一律
切……切……切……含在嘴裡的老婆的葡萄乾,被我這樣往復切削,刺痛的衝擊
不衝破大腦才怪。

「不……要……啦……痛……乳頭快斷了……」老婆像是失心瘋似的苦苦哀
求。

老婆愈是這樣哀求,反而更是激起我的深層虐待欲了。

當然乳頭是不會把它咬斷的,那還得了。

但是就在痛楚的極限邊緣,放了……又咬……咬了……又放……放了……又
咬……可是把老婆搞得是整個上半身幾乎癱掉……

吸完右邊,開始吸左邊。鋼牙切菜機又重新啟動,咬牙忍著的老婆,知道接
下來的這一刻又將受盡淩虐。

她知道,無論她怎麼求我,我根本不會理會的,也只能期待這一刻能盡快過
去……

左奶比起右奶,鹹味更重,老婆的體味,也幾乎被掩蓋過去。

看來老婆這一手荷包蛋,鹽巴下得重些,淫虐的味道嘗起來,就是有點不對
胃。

雖然吸吮左乳的力道比起右乳要輕些,但還是讓老婆失了魂,離了竅,老婆
癱在我面前就好像一隻死狗任我搖晃。

「啊……你好壞哦……人家的奶頭都快壞掉了啦……」老婆擠出一絲氣力抗
議道。

嘿……嘿……今天拉你到這兒就是要壞到底啊。小白癡……

看來老婆的體力已被我耗盡大半,這有點像是打仗時,我運用奇襲戰術,四
處點火,不僅將敵軍的先遣部隊給擊潰,更把它的主力部隊給打散了,在它還來
不及重新集結之時,四周已被我的中鋒主力給團團圍住了。哈……

老婆,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把你奸爆!

哈哈……準備出征的光榮時刻已經來臨了!

「我開始要干你了。」我輕聲地在老婆的耳垂邊說著。

不知她有沒有確切聽到,只聽到她很敷衍的應了聲「嗯……」,然後她還很
神奇的,眼睛都不睜一下,繼續她的太虛神遊了。

唉,看她這副淫蕩的模樣,當然更讓我色心淫性大起,下面的弟弟早已凶硬
多時,準備好好教訓對面沒教養且只會流口水的妹妹了……

我用右手將她的內褲拉了下來,很快地滑到她下體的叢林密穴。她的陰毛雖
稱不上濃密,但滿佈在陰穴四周,仍構成很好的緩衝地帶。

我用兩根手指頭,摳起她肉穴旁的陰毛,來回地這樣唰唰地磨擦,可把她的
下體也催出些許的灼熱感了……

她的屁股受此刺激,也不時扭動起來,強烈的瘙癢,讓老婆又是一陣錯亂:
「嗯……嗯……啊……啊……」

看著老婆的淫態,內心深處不禁浮起一股強烈的感覺,今天非把婆搞到哭爹
叫娘不可。嘻……

好菜開始要端上來囉……

接著用手探進她的淫穴內,不斷溢出的淫水,早已將兩片穴肉浸得溫潤而飽
滿,濕潤的穴肉裹著黏稠的淫液。

好滑溜的感覺啊。撥開兩旁的穴肉,先用食指伸了進去,可能是因為我跟老
婆都是立姿的關係,穴洞口雖柔軟易攻,但是進入穴內,兩側的璧肉卻緊實地壓
著,好不容易鑽了進去,老婆的骨盆筋肉,也團團堵住。

或許是這樣的鑽探太過刺激,老婆也不斷地抽搐著低吼,「嗯……啊啊……
哦……」

當然婆也知道要改變姿勢,以舒緩這痛楚。她將左腳微微擡起,把整個人的
重量放到右腳上,如此穴洞終於鬆開了些,我的食指也才滑順地插了進去,它就
像是開路先鋒,在裡頭挖來摳去的,探了探,嗯……老婆的穴洞緊而密實,應該
除了我之外,沒被其他男人用過……嘻……

接著,振動回轉探針要啟動了,食指左右回轉,轉啊轉的,碰到一簇硬肉,
那應該是子宮口了……嘻……

用指甲刺了一下,老婆也「嗯……」的一下,哈,哈……真是好玩……

刺幾下之後,要加重口味了……

將中指也擠了進去,「啊……」在插入的一剎那,婆雖想忍住,但還是一聲
低吟。

中指進去之後,兩根指頭在老婆的穴洞內,就略顯侷促了,穴肉緊緊地包住
指頭,老婆的穴洞可真是狹小緊實啊。

隨意翻轉幾次,可能因此太過強烈了,沒多久她的肉穴淫液更加狂洩而出。
兩根指頭和著淫水,噗吱,噗吱的搗弄聲,從她下體的蜜穴,聒……聒……地竄
出,她感受到這刺激,「啊……咿……哦……」淫浪聲不斷從她的嘴裡噴出,逼
得她早已失神的眼珠子更加往上翻。

搗弄幾分鐘之後,好戲要上場了,我的小弟弟已經升起柴火,蓄勢待發,準
備大干一架了……

接著,我解開西裝褲的皮帶,再拉下拉鏈,將硬邦邦的小弟弟掏了出來,對
準老婆的穴洞,在洞外稍為磨蹭個幾回,龜頭沾滿了婆的淫液,再溫溫地擠了進
去,還好婆的穴洞剛已被我先翻過了,所以就很順利地插到底了。

老婆被我這樣一插,除了剛插入的那瞬間,「啊……」的一聲,倒抽一口之
後,便也是很享受地呻吟著。

由於我特別叮囑她千萬不能叫出來,所以她也只好忍著,「吱……吱……嗚
嗚……嗯……嗯……啊……啊……」地呻吟著。嘻……

第一次在停車場這樣干法,果然刺激感特別強烈。

由於我用雙手撐起老婆的屁股,整個人也幾乎被我托起,因而使得龜頭更容
易深入,但因為老婆的整個重量都往下沈,雖然頂進了老婆的子宮口,卻可以感
覺到穴肉緊緊吸住陰莖,陰莖磨擦著穴洞混著淫水,涮得噗滋,噗滋地響。

接著我再使出一記賤招,我的雙手托著老婆的屁股,往外撐開,再用右手的
中指,頂著老婆的屁眼,趁著老婆往下落的時候,很順利地將右手中指插進老婆
的屁眼的穴洞中了。

老婆被我這樣前有陰莖,後有中指的包抄雙插入,一下醉意全消,整個人忽
然醒了過來,瞠目結舌地望著我,但又不敢叫出來,只能「吱……吱……嗚……
嗚……」地低吟。

我知道我跟老婆這下子梁子結大了,乾脆豁了出去,也就更加肆無忌憚地干
她了。

沒多久,龜頭在穴洞裡往復穿刺,把老婆頂得是精癢無比,上氣不接下氣。
尤其是我只要用力凸到子宮口時,更讓老婆是睜大眼睛,滿臉通紅,好像全身血
液都往頭頂上衝……

老婆可能受不了我的蠻幹衝擊,兩手抓緊我的雙臂,指甲幾乎要崁入我的手
臂內……

可是很奇怪,我雖然感到疼痛無比,但我的情緒卻反而更加興奮莫名。內心
有股想要報復她的念頭興起,趁著此時當然更要加以淩虐她。

我把自己想像是無惡不作的歹徒,在夜裡攔截良家婦女,把她拉到幽暗的角
落,予以強姦,那種快感,實比平常的做愛,快活數十倍……

堅硬的陽具在老婆的穴洞裡,頂到老婆的子宮口,龜頭雖然被堵住了,但我
仍想盡辦法,挺直腰桿,奮力擦撞。

她的子宮肌肉,被我的螺絲鋼條,不停地左鑽右旋,好像被我攪爛般……

老婆用力地抱住我,嘴巴瘋狂地吸吮著我的臉頰,嘴裡雖然嘶喊著:「不…
要……我……快……要……死……了……啦……」但她的眼神卻又好像在求我,
再……來……她越這樣,就更加想讓我有種想要把她強姦到昏死的慾念。

她只要手臂一放鬆,整個人的重量就往下沈。迎接她的美穴的,正是我下體
那根粗大的鋼釘,就正好在下面等著往上戳。

有幾次我的陰莖直辣辣地插入之後,堅硬的龜頭,如入無人之地,好像要穿
過她的屁股一般。老婆被刺得實在不知如何忍耐,居然眼角流起淚來,嘴裡不停
顫動:「嗯……啊……嗯……啊……」

看到她這樣副模樣,反而令我更想用力刺她。她只要稍微一下來,就被我的
鋼釘一刺,整個人像被電到,死抱著我頭,再往上衝,然後一下來,被刺到,再
往上衝……

有時我趁體力上來時,在她往下坐的當兒,還趁機抓緊她的屁股,狠狠地把
她整個人往下拉,鋼釘順著穴洞釘了上去,感覺龜頭好像要撞破子宮口一般,一
瞬間老婆很像被一顆大石頭壓住,痛苦萬分。但我卻是更加興奮與得意了,狂亂
地吸吮著老婆的乳頭。

老婆也感受到我對她的衝擊,神情也更加高亢……

老婆的乳房部位,此時就像一道美味的甜點,任我咀嚼。雖然老婆平常只有
32B的尺寸,但此時,卻像被我吸過了頭,而腫脹了起來,胸型也更明顯地堅
挺起來,乳頭被我狂吸咬之後,鮮紅不已,彷彿血液被我吸了出來一般。

有幾次可能我咬的力道過大,讓她痛得幾乎是眼淚都快滴出來了,又不能叫
出來,只能夠死命地抓住我,然後像個被電到的猴子一直要掙脫我。

她越是這樣,反而促使我更是使盡全力,用雙手緊緊地夾住她的屁股,而如
此一來,她的穴洞也就被我的硬棒給插得更為深入,子宮口的壁肉跟我的龜頭在
狹窄的穴縫中互為衝撞……推擠……

其中還混雜著我跟她的淫水,而這不斷湧出的淫液,竟順著我的陰莖,沿著
睪丸包皮,再從兩側的大腿,潺潺流了下去。那種特殊的搔癢感覺,有點像是一
條蜈蚣從我的陰莖往下爬過去,淫水流過的路線,隨之就像蜈蚣爬過所產生的刺
辣無比的痛楚……

但也因為如此,反而更激發我性慾,為了男性的尊嚴,我可不能輸!這更促
使我用力地夾緊我的屁股,撐著我的陽具不斷地挺進,干入……抽……干入……
抽……干入……堅硬的陽具彷彿要擠破她的子宮口了,凸進到連她的腰椎骨頭都
快碰觸到了……

老婆的汗水不斷地滲出,濡濕了襯衫,活脫脫就像一尾滑溜的泥鰍,一不注
意,好像就會從手裡溜掉一般。

就這樣,來回往復有二,三十次吧,我也不知哪來的神力,居然能夠硬是撐
住,可能跟她的背貼著牆壁,吸收了她的一部分重量,我才能夠那麼輕鬆把她攪
到這個樣子。

我和她的淫水甚至延著她的大腿內側滴了下去。

老婆的眼神被我這麼一操,早已失神,嘴角不斷地流了口水出來。

雖然立姿的體位不是很舒服,但還是搞得滿身大汗。

就這樣,大約抽插了十幾分鐘,由於在這種場合龜頭比平常更是敏感,而瘙
癢更是難耐了,就像是有著幾百的螞蟻正在瑰頭上亂竄、啃咬∼∼雖然興奮,但
我還是撐到最後,忍到精關真的快撐不住了,最後一股作氣,終於在老婆可愛的
穴洞中,洶湧地射入我的小寶貝……

酥麻的刺激感也隨即傳導至後腦勺,那時,整個人有如被12萬伏特的高壓
所電著……熾熱的身軀,恍如被急速冷凍起來,倏地由下而上迅速變得僵硬了,
而心臟那兒,由於強烈的冷,熱交相衝擊,更是令我抖顫不已,噗通,噗通地快
速跳動,越跳越快,仿如即將跳出我的體內。

那一瞬間,可能有三至五秒吧,整個人所承受的巨大衝擊,大概是這輩子第
一次碰過。哈哈……還真是過癮。

等神智稍為回神過後,看到老婆,則是緊閉雙眼,全身僵硬,被我抱住,幾
乎停止了呼吸,整個臉像是被某種外力所重重擰捏,而顯得變形扭曲。

我知道這一趟搞下來,恐怕也是把她給操翻了,尤其是最後一刻,滾燙的精
液,噴進她的子宮的那一霎那,說不定把她的整個陰道都給燙熟了,最內裡的子
宮經過數十次的衝撞壓擠,婆的子宮口大概也被我搗得跟絞爛的肉屑沒什麼差別
了。

等我拔出陽具之後,累斃的龜頭還厚厚地牽著絲,像是勾芡般拖住老婆的蜜
穴呢……

射出之後,我和婆這時也比較清醒了,我就和婆,稍為整理儀容,再搭著電
梯回家了。幸好,晚上兩三點,停車場出入的人不多,我們都沒碰到社區的人,
不然還真是尷尬呢……

隔兩天再到地下室去開車時,看到旁邊的電梯間,地上殘留著好幾坨液體狀
的痕跡。想起那一天的混戰,雖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但當時怎會有那種勇氣,在
公共場所行幹起老婆,而且還沒被發現?想想但還真是蠻有趣的呢……哈……